中科院苏州医工所天津工程技术研究院
当前位置:首页>通知公告

请个做文学的来讲讲

文章来源:王成  |  发布时间:2017-07-24  |  【打印】 【关闭

  

        在我青春挺拔的年代里,也曾追过女星,叫七七。犹记得应该是貌美、绰约、学医出身,再后来便做了文学家。正当我肆意地沉浸在回味偶像的欢愉里,一毛头小子眯着小眼如看明清遗老般无辜地看着我:“七七?你确定?”原来他遍寻整个网络都寻不着俺偶像之点滴,他揶揄地对我讲:“莫不是光绪年间的?”我这时便有些没了底气,咂咂嘴,略带苦涩地讪笑:“也许,也许……”
        话题扯远了,其实,我要谈的是跨界,不是美人。我只是一想起跨界就不由地想起那美丽的七七。在我从书上窥来的世界里,其实有很多光彩的人物是确确实实地跨了界的,只惜当年并没有“跨界”这个时髦词。我们要相信这世界上的确存在这样一种人,他们想做什么便去做什么,倏忽间便可抛弃一切,重构自己的另一段快活人生,仿佛这人世间放弃和追求都一样容易。最终,这样的人生总是在快乐和追逐中渡过,从事的职业呢,便是自己的兴趣。
        我是做不到的,因此,对这样传说中的人物我总是心生羡慕。文学圈里的跨界尤其流行,搜下竟然很多是跨界从文的。远点的就有郁达夫、冰心、郭沫若,近些的余华、毕淑敏,当然还少不了鲁迅这样的文坛大家。
        余有一徒,尝弃物理学的高深莫测,怆天喊地非要学文学的天马行空。四年本科罢,便考了文学硕士(她也考得上?!),辄在文学的道路上撒欢,从此云端。跨界嘛,也许是成功的最短路径。自来津门便想请她来坐坐,谈家长里短、看云卷云舒。这篇小文便是一则讲座的通知。
        她会讲什么我并不知道,也许会说说顾城的弧线所耸起的背脊,也许会是百草园里鲁迅的野草,也许还会吟诵一下某个诗人在德令哈的苦悲,也许什么都没有,只是说说现在为什么还需要诗和远方。这个讲座我选在了氤氲的阑夏,迷离的眼神可透过落日暮色。
        说是没有PPT,也没有讲稿,当然,这很文学。你可以想象起来的是个着旗袍夹烟卷的民国女,其实只是一个纤弱的、天天菜市场、去哪都不识路的贫家女。

        2017年8月14日(周一)下午,天色恰蓝,夕阳正好,在俺大天津工研院锃亮的窗外,一个跨界的弱女青年与您有约,不见不散!

版权所有 © 中科院苏州医工所天津工程技术研究院 备案号:
地址:天津市东丽区五经路 国际医疗器械产业园 4号楼  邮编:300399
电话:022-84993258 传真:022-84993258 E-mail:wenhc@sibet.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