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苏州医工所天津工程技术研究院
当前位置:首页>天津工研院>院长致辞

开拓进取是天津工研院的内在冲动

文章来源:王成  |  发布时间:2017-03-16  |  【打印】 【关闭

  

       最是一年春好处,又到了遥看草色、万物生发的季节。世间万物在有生之年都是要历经无数次生长竞赛、兴衰枯荣、有拓疆扩土的,有没落消亡的。计较一下我们该算是正处在萌发期,正如这春色里的万物般,刚刚出来闯世面怎么要走出来,就算是要走出来为什么要海河边饮马,包子里讨生活呢?(实际的情况是现在海河水不饮用了、狗不理也不好吃了)

       新生组织总是弱小的,很难与庞然大物们一较高下,所以它们机体里都深埋着创新拓展的基因,要在不断的历劫中成仙得道,实现自我阶跃式的成长和蜕变,让自己强壮起来。这里既有对外部征服的欲望,又有对外部环境的惕厉,还有一种望天下小的内心膨胀(有的时候是因为只临了泰山,便小觑天下众峰)。而对于成熟期的组织而言,磐石般的积淀使之没有对天边乌云的惧怕,可也少了初生牛犊般的激情和刚猛,稍不留神,便珠黄色衰了。

       苏州医工所便是一个新生组织。怀揣着创造变革的理想情怀,充满着拓展变革的原始冲动,裹挟着变革靠我的初生狂傲,冲动间便想弄潮于浪尖之上:天下之大、舍我其谁。更加机缘巧合的甫一出生便浮于医疗器械产业这片蓝海之上,虽游弋其中的有各色庞然大物,但间或星星点点的散兵游勇,使得医工所更有了外出的信心与雄心。

       举目神州,哪里去呢?苏州医工所本部地处长三角,目光自然将瞄向另二个三角,一个是珠三角,另一个便是京津冀。因为这三个三角恰是中国最具经济活力的地方。京津冀的优势在于位于国家心脏,帝国体制下谁距心脏越近,谁就将得到更多的血液,也便会获得越多的给养。北京就是心脏,但北京一定是不会大规模发展制造业,一定是会以政治金融为主体。而冀的基础又是三者中最差的,为此津门亮剑便是医工所北上的一个最好选择。天津的学校不多,响当当的科研机构也并不多,这注定不是一个虎狼成群的地方,在这片经济生态里还是一个食草动物的天下,我们也许应该要做一只凶猛的豹子。因此,我们来了!

       那么,我们来天津能做成什么呢?我们经常会讲产业报国的理想,在津门聚焦高端医疗器械成果工程化、孵化医疗器械产业,是我们的理想也同样是我们的坚持。谈及产业发展,孵化器总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而今年恰逢现代孵化器创立三十周年,回溯孵化器发展历史,技术孵化一直都是孵化器的生命。但这些年来,我国的产业孵化器囿于政府力量,以政策扶持、提供场地为主,资本服务为辅,极少有技术孵化的影子,孵化器之于产业发展的作用声强势微。为什么众多孵化器不开展技术孵化工作呢?不是不想为之是不能为之,力有不逮。

       而我们是国立研究机构,技术恰是我们的优势和特色。我们不追求高额的资本回报,追求的是引领我国科技进步,促进医疗器械产业健康持续发展。医疗器械产业脱胎于科学研究,如何在后续脱离母体供养后仍能茁壮成长,是摆在众多创业者面前的课题。这一课题我国一直解决不好,甚至放眼世界也一直解决不好。为此,天津工研院依靠苏州医工所本部的技术基础,建设成果工程化平台,做好科研成果到市场化的这最后一公里。我们有大能力、大勇气和大担当,既是责无旁贷,也是力所能及。

      有了成果工程化平台,我们就解决了科研成果市场化最为核心的问题。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成果来源。我们成果来源主要是海外归国人员,他们有技术,有点子,有想法,与我们互补性极强。对海外归国人员而言,成果落地存在现实困难,没有团队,没有资源。如果组建技术团队,一是需要时间,二是需要投入。而初期的投入是很难拿到外部资助的,资本不是良家女,总是嫌贫爱富,一是资本市场不清楚你的技术先进性,二是这些年来被外漂的骗子们骗怕了。常常见到那种说的时候豪情万丈,真干起来便一泄千里的银样蜡枪头了。我们这个工程化平台应该说解决了这类创业者的痛点、解决了亟需。我们的平台一是提供了工程化技术支撑队伍,二是平台可以让其小试牛刀,真正验证技术的先进性、生产的可行性以及市场的接纳性。三是平台可以叫那些外漂的骗子露出马脚。

       我们这种模式在整个中科院系统都风头正劲,因在我国科研院所的技术创新能力未能在国家经济转型升级中起到核心推动作用,其基点是科研院所成果转化理念需要突破原有的思维定式。苏州医工所以技术支撑为核心的成果转化理念已经成了科学院成果转移转化的一面旗帜。荡开说一句,现在科学院成果转化有两面旗帜,另一面是西安光机所的以资本驱动模式为标志的旗帜。(可资本不是科学院的强项呀,哈。)

       我们正是有这样先进的理念和技术基础才能在全国布局谋篇,恰逢东丽开发区喜欢上了我们,我们也对东丽开发区发展医疗器械产业的决心动容,两情相悦间便寻偶到了天津。我们有发展的冲动与本事,东丽有热切的渴望和需求,双方一拍即合,短暂的沟通,闪婚般的交媾。我们真的成了第一个入住的机构,这个园子便立马煜煜生辉。对比一下那当时诱惑我们的雅乐轩酒店,此时打桩的坑还没填上呢。

       当然,即便有我们前期有辛苦的劳作和投入,我们永远也不追求瞬间出货创造收益的快感,我们要始终追求绵长的蜜意并实现与地方的合作共赢。医疗器械产业发展浪潮涌动,仿佛一夜之间人们都发现了这片蓝海存在着太多的机遇。蓝海一直就在那里,机遇也切实摆在眼前。对生命的敬畏使得医疗器械行业容不得半点马虎和懈怠,在这一行业立足的人们都不是一时兴起更多的是三思而行。这个行业入门之高、出门之艰,注定只有那些真正做事业的人与组织在坚守着并收获着。

        我们永远相信,春后是夏,那是盛夏的果实;夏后是秋,那是丰收的季节。假以时日,天津工研院的成果定会丰盈、饱满、飘香。那美妙的图景,想想也醉了。此刻,我们唯有前行、躬耕不辍!

版权所有 © 中科院苏州医工所天津工程技术研究院 备案号:
地址:天津市东丽区五经路 国际医疗器械产业园 4号楼  邮编:300399
电话:022-84993258 传真:022-84993258 E-mail:wenhc@sibet.ac.cn